略略略

昵称瞎改的

你埋在外套里沉睡的脸
疲倦的
皱巴巴的
鼻腔发出的呼呼声
像昨天骑车路过的那片油菜花地
东摇西摆
你让我做的事
我很多都做不到
你让我讲的话
我一句都不想说
油菜花实在好香
我昨天想告诉你的
但是我没有说出口
那些明丽的开朗的
大片大片的花朵
让我哽咽

在省靖中后门吃了一碗面
年轻的后辈们不时投来目光
让我想我是不是口红涂太深了
怪阿姨
怪阿姨

最近手上总是莫名出现细微的伤口
看电影的时候
想起小时候乡下房子卫生间里
贴着彩色玻璃纸的窗户
白天
阳光透下来
形成一块色彩斑斓的区域
是那间卫生间里唯一值得赞美的地方
手上的伤口
就像那幢房子给我留下的
总是偶尔疼一下
现在想起来
那个夏天的午后
我就不该打开我妈挂在衣架上的皮包
我应该用抽屉里的傻瓜相机
走下楼
拍下那个卫生间里唯一值得赞美的地方

地球之所以是圆的
就是不要我们太早知道结果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来找我吗
会啊
会一直找吗
会啊
会一直找到死吗
会啊
你撒谎

最近有太多尴尬的事了
于是就更想活得自私一点

维:如果有一个人真的爱我,我就折磨他。

晚上八点十五的巴士车是亮着幽蓝灯光的盒子,公路滚动着,将我们送到散发着鸡汤和红烧肉味道的地方。
(我还在疲惫的路上,朋友已经在看谢春花的演唱会啦,嗨)

30分55秒发生的事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没有星星
冰凉沁骨的湖水里没有鱼
远处冰山融化雪山崩塌
可是没有人逃跑
他们穿着动物毛皮制成的衣服
虔诚地奔向太阳
西西弗斯的石头滚了下来
月桂树开始唱歌
诺亚方舟从他们身旁驶过
他们挖去自己的双眼
血溢的眼眶红着
盛着成千上百的太阳